ads by microad

3.5試閱

Q子🍰原創
Publish to anyone
2019-05-18 20:13:56

當初魔法師接過魔族幼子的時候,他就是半獸半人的樣子。或許是他的母親在他身上下的法術,魔法師十多年來從來沒見過他的原形。

在發生那次意外前,魔法師也嘗試過解開那咒法,不過魔族的咒術在人界並沒有詳細的文獻記載,他走遍世界各地,也查不到結果。然而謠言不脛而走──魔法師私通魔族馴養惡魔,威脅人界安危。

大地之母呀,他對征服人界可一點興趣也沒有──私通魔族可能是有──但養小毛頭也是被迫的。只得藏身在隱蔽的鄉間,獨自養育小惡魔研究他身上的束縛咒。

小小的惡魔用半人的樣子爬上爬下、在屋子裡橫衝直撞亂飛,等到魔法師想辦法撬開咒法一角時,他已經能完美地化成人形了。

他沒和同族一起生活過,更覺得自己是個人類,但人類卻因種族而傷他性命。

魔法師從不想在人群裡生活,但人群不放過他。小惡魔吞食了他一部份的靈魂,他變得更無法善用自己唯一的魔法。於是他教導小惡魔回魔界的方法,他是高階惡魔的孩子,理當有來去兩界的能力。

讓誤打誤撞在人界生長的惡魔掌握自己的根源,才能讓他真正自由。





「──我沒什麼能教你了,你該回去你的故鄉。」

魔族少年傷透了心,他本該大哭一場,憤怒卻如火燎原,焚燒一切。





第一次惡魔以原形在魔法師眼前展露,已經是令人震懾的雄性成獸。

──但他一眼就認了出來。

「烏列?」

身上佈滿漆黑的毛皮,如狼的頭顱上頂著捲曲的羊角,粗壯的尾巴和寬大的翅膀遮蔽了月光,紅寶石切割般銳利的雙眼閃爍著深切的憤怒,喉頭發出野獸的粗喘。純黑的獸爪抵在魔法師的胸口,爪尖只要一瞬間就能刺破他的心臟。

覺得眼前生物美麗的想法和熟悉的氣味搶先在恐懼之前充斥了他的大腦。

「你想殺了我嗎?」

魔法師被按在華麗的浴池邊,池子裡已經放滿了熱水,而他正打算入浴,僅穿著一件白色鑲著金邊的裡袍。在巨大的惡魔身下金褐色的長髮四散,被壓制的姿態讓蒼白的他看起來特別無力。但他十分坦然,像讓一隻小貓趴在自己胸前那樣自在。

這是宮廷魔法師獨享的偌大浴室,池邊、池底都有著工匠精心刻劃的圖樣,只供他一人使用。他是教會的眼中釘,養育惡魔的邪惡法師,正好成了國王拿來制衡的左右手。國王恐怕也沒料想到,這樣的重用會放任惡魔進入宮中。
魔法師輕輕摟住按著自己的爪子,扯開領口將脆弱的脖頸露出。

「可以,但記得把我的屍體吃乾淨。」

魔法師喜靜,因此他的住處在王宮的偏處,結界是他親自設下的,還加了幾層防音咒。而幾條走廊外的衛兵在外並不會發現裡面的動靜。

黑色的惡魔瞇起了眼,魔法師撫摸他前爪的手像在逗弄貓犬,讓他喘息更加紊亂,終於開了口:「……您覺得我想吃您?」

「可能不是很好吃,但要殺掉我也得好好利用殘存價值──」魔法師綠色的眼神流光似地眨。「但別太粗魯,我教過你的。」

「我並不想殺您,老師。」惡魔用鼻尖蹭了蹭他的頸窩,像隻大型犬有點可憐兮兮的味道,尖銳的爪子卻爬上了魔法師的脖頸,虛虛地搭著。「是您拋棄了我……

「而我深愛著您。」

魔法師雙手環抱惡魔湊過來的頭,吻了他濕潤的鼻頭。「你長大了,原形這麼美。」

他們已有四年不見。

久違地被擁抱撫摸,讓惡魔的怒氣瞬間洩了底,漆黑龐大的身軀轉化成人形。黑色短髮的青年已經比他的老師高大了,手腳完全長開、肩膀也十分寬闊,除了眼眉還未脫少年稚氣,伏在魔法師懷裡。魔法師摸了摸他的頭髮,輕輕嘆息。原本後腦有一條小尾巴,已經不見蹤影。「乖。」

青年摟住了魔法師的腰:「……老師,我想回家。」

「嗯,好。」

他說的是兩人最後住過的小木屋,在渺無人煙的森林中。他們搬過幾次家,有時在山上有時不是,小惡魔的步行範圍內一定有個小村子。

「那裡還在,我用結界封了起來。」

「您說不喜歡人類的,卻待在王宮裡。」

「因為……」我一個人不知道該怎麼待在那個家裡。魔法師猶豫是否該坦白,這對他來說太赤裸,於是還是閃爍其詞。「我找夏佐幫我的忙。」

惡魔用尖銳的指甲扯破了長袍,把魔法師拽入池水之中,兩人都渾身濕透,金色的長髮黏在背上,隱約透出腰間的黑色紋路,惡魔瞳孔一縮:「讓他上?」

「不是……」

「正確來說,是讓他找人上您。」惡魔又瞇起了眼,在水中撫摸魔法師的臀部,憤恨地掰開臀瓣將指尖探入,將水也推入其中。「別再找別人了,老師,我能滿足您所有的一切。」

身為成年高階惡魔的他終於有說這話的資格。


魔法師整個人倚靠著惡魔,後者用咒語略帶粗暴地擴張了他的後穴,魔法師咬著牙壓抑下呻吟,卻無法制止惡魔的入侵。魔力的熱流透過黏膜進入他的身體,性慾比平時更容易點燃,而前方沒被撫摸的陰莖勃起,他嗚咽出聲:「嗚……!」

惡魔吻著他的耳側、沿著下顎吻著嘴角,用尖牙咬上魔法師的舌,探入口中探索又將呻吟一併吞下。

魔法師許久沒有接吻了,侵略的吻十分強勢,他通常不讓自己處在無法念咒的情況——這是年輕的惡魔後來才曉得的,他的老師有多麼溺愛他。

擴張後庭的同時,惡魔向下吻咬鎖骨來到胸前,將還柔軟的突起的一邊納入口中用舌舔舐,又吸吮玩弄直到敏感地變紅挺立。

「啊……」魔法師平時都是自己擴張插入,儘管有無數次被男人進入的經驗,也鮮少交出身體的主控權。他攀著惡魔的肩,一前傾便把乳尖往他口中送,一後退後方的手指就更深入,一時進退不得,而身體無法滿足於零星的魔力,扭動腰濺起水花。

「烏列……」

穴中的手指抽出,惡魔仰頭輕聲說:「老師,我進去了。」

「……嗯。」

如果是別的惡魔,或許直接插入用血作為潤滑了,而他一手養大的惡魔卻總是把爪子威嚇地放了又收起,比人類更心軟。魔法師蹭了蹭身下硬得發燙的性器,夾帶熱水的粗大肉棒頂入他體內深處。

「啊……!」

被填滿的快感和魔力瞬間流入的充盈讓魔法師驚叫出聲,像溺水者大口呼吸。「太、多了……」

「老師,應該很舒服吧?您一開始就是想這樣利用我吧?」惡魔扣著他的腰骨,用龜頭在肉壁內攪動,引來由內而外地痙攣,也夾得他有些痛。他撫摸魔法師腰上的印記,那處同主人般興奮地微微發出紅色光芒,而惡魔卻皺了皺眉。

他將魔法師的臀部抬高,性器在即將拔出前又撞入深處,一次一次慢而紮實。

「嗯、嗯、啊……」

「難為您等了快二十年,我會全心全力侍奉您的。」

魔法師感覺身體脫離池水,被按在池邊壓開雙腿,看著自己的後穴被性器一次次抽出水和黏液再打入。親手帶大的孩子彷彿一個陌生男人壓在自己身上,展開如此羞恥的姿態,體內早已被過度的魔力填滿,過剩的快感使感官過度運作,總是不斷運轉的腦子一陣陣空白。

想出言喝斥,唇齒間只能發出細碎的呻吟。他活了好幾十年,即使分出了靈魂,這軀體從未如此失控過。

惡魔在上方衝撞,用了些魅惑的小法術,感覺敏感緊絞的腸道將他的肉棒逐漸弄得滑膩膩的,儘管喘得說不上話,魔法師仍露出了他從沒見過的迷離神情,迷人得心醉。

他想看清楚對方的表情,手一揮點亮了室內的一兩盞昏黃小燈,在魔法師充斥性慾的軀體拉出深深對比,水珠滾落時都在誘惑。

情不自禁地低下頭去,惡魔像剛才被吻一樣吻了魔法師的鼻尖,魔法師迷糊地勾了上來,親暱地交換幾個深吻。然後惡魔將他翻過身,順利幹了進去。

「嗯……」魔法師的呻吟變得甜蜜,雙手軟軟地伏在池邊,乖順地迎合後方的抽插,頂到深處時細細地顫抖,甬道熱情地吞吐肉棒。

從後面插入的好處是可以吻遍他的後頸和美好的背脊,施點力抓著腰骨撞入時,飽滿的臀會發出聲響,能俯瞰細腰上的繁複紋路一閃一滅。而身下的人可憐的勃起被壓在下腹和浴池邊的大石上,流出溼滑的液體劃出痕跡。

「老師,您真淫蕩。」惡魔貼在魔法師耳邊低語,一面同時玩弄他胸口敏感的乳首,一面大力濺起池水操弄。因為污穢的言語而感受到身下的軀體繃緊,肉壁甜膩地緊絞他的性器。他愉快地加快抽插速度,感受魔法師逐漸拔高了嗓音,渾身發顫著迎來高潮。他不久也射精在發燙緊縮的深處。

「啊、哈啊……」

高潮的快感與豐沛的魔力使魔法師失去了視線,四肢不住地發顫,大口大口喘息。

面對身下脫力失神的老師,惡魔似乎十分滿足,撒嬌似地扳過他的臉輕啄幾個吻,拉過他身體來細細地清洗過他肌膚、長髮每一角。

(接本文)


ads by microad

You have to sign in to post a comment or to favorites.

Sign in with Twitter


Profile
Q子🍰原創 @iamqkotw
Share this page

ads by microad


Theme change : 夜間モード
© 2019 Privatter All Rights Reserved.